春深。

大概是可以失败但绝对不可以气馁吧。

希望我能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用盆子吃饭:

“ 你怎么来了?明明将你锁在梦土上,经书日月、粉黛春秋,还允许你闲来写诗,你却飞越关岭,趁着行岁未晚,到我面前说:半生飘泊,每一次都雨打归舟。 ”
——简媜《四月裂帛》

( 早安
@一起练字 @手寫協會-LoH 

丧气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一个牢笼。
笑是在里面,哭是在里面。
以为自己躲的过去。以为总能逃到牢笼之外。
但那种牢笼感如影随形。
人们都是如此,
时常窒息,偶尔欢乐。 ​​​